宫缩阵痛——准妈妈的大敌!

3月 27
预产期超了十天,不得不住院打催产素了。
躺在检查室的床上,身上捆着监视器,手上打着吊瓶,整个一无所事事。从一开始就很小心地留意身上是否有变化,可是肚子很老实,起初预想的阵痛一直毫无出现的征兆。没事干,四处张望一下:右边床一个已经在阵痛的女同胞正在一声挨一声地痛号:妈~~我疼!姐~~我好疼!其母若无其事地坐在床边,随手整理一下女儿的被褥,偶尔回一句:不疼咋生丫!其姐也言笑嫣嫣:我也帮不到你丫!(此处对话请用四川话阅读) 转头再扫视跟我一起进行催产试验的其他2个女同胞,似乎也躺得颇为无趣,看来情况与我差不离儿。
躺得腰酸背痛(因为有监视器所以只能仰卧),无聊中与在病床外等待的老公信息卧谈:
俺一点反应都厶啊!这得吊到啥时候才能生哇!(此交待一下背景:吊催产素按时间计,吊水一个钟30大元)
一点点都厶有么?
看来明天也不必再吊了,跟医生要求剖了吧!
再看看吧,挨一刀多痛啊!
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时间很快过去了三个钟头,医生下班了。说好如果吊到5点半都没反应就会停药的,可是六点了还没医生来给我下吊瓶,俺都等饿了都。
好容易逮着个护士姐姐,把情况说了一说,人家可痛快了:不想吊就不吊了吧!“啪啪”立马给我把吊瓶给下了,但手上的针头却不拔下来。得,手上插着一根长达寸许的钢针,晚上是甭想洗澡了,觉也不知咋睡,重点是预示着明天还得继续吊。临走前扫了一眼吊瓶里的液体——妈丫,吊了三个钟不过才滴下去不到一两公分,要吊完整瓶的话怕是没一千块是下不去,何况还不知我会不会有反应呢,心底暗自庆幸自己英明果断。
出来赶紧张罗着吃晚饭,刚吞了几口,一种很异样的痛觉产生了,阵痛竟然来了!
不知这是什么世道,吊着药水的时候不痛,不吊了反而痛了,难道我的痛觉迟钝至此地步?
25号晚上18:30,阵痛开始了。和所有未生过娃儿的人一样,俺一直以为阵痛是肚子在痛,医生问话时也只会问:肚子痛不痛啊?
可是,痛的地方是腰,压根儿不是肚子么!
刚开始的阵痛非常快速也很轻微,首先是肚子感觉一紧,这是宫缩,然后腰部快速出现一阵疼痛,几秒后快速消失。因为痛觉出现和褪去都飞快,于是我将阵痛的过程形容给老公时将其描述为“无级变速”,这种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疼痛简直能让人产生错觉,不知刚才痛过了没有。不过这种错觉很快就会消失了,因为。。。痛得厉害的时候还在后头呢
一般情况下,刚开始有规律阵痛的时候间隔时间应该是相当长的,一个小时一次或更多,待间隔逐渐缩短到5分钟一次时,就有必要做进一步检查了。不知是不是因药物作用,俺一开始阵痛就是5-4分钟就有一次,每次痛30秒。正纳闷时,听到同房一些过来人在闲聊,俺听到了重要的一句:“有的产妇是腰痛有的是肚子痛,腰痛的情况会生得很快。。。。
如此说来,俺会生得很快咯?心下一阵窃喜,阵痛间隔时间短看来有了理由:快么!连前面那一段都省鸟!现在的主要任务,是在阵痛间隔多吃点东西,免得到时生了没力气。吃完了晚饭吃牛奶面包,不管吃什么,每一口都得速战速决在30秒内完成,否则会出现东西含在嘴里痛得吞不下去的惨状。。。
阵痛间隔越来越短 ,一两分钟就出现一次。刚开始痛的程度不强,俺还洋洋自得地跟老公炫耀:若只是频率越来越高,痛的程度也就如此这般的话,俺还是挺得住嘀! 没过一两个钟头,俺就有点挺不住了——原来痛感也会逐渐增强,会痛到走不动,坐不下,站不住,躺不稳。。。。
刚开始俺想着躺着能养精蓄锐,于是赖在床上,一只手拽着床头护栏,每痛一次,就拉住栏杆卸力,同时默默练习网上介绍的阵痛期呼吸法。
晚上好容易等到医生来查房了,俺迫不及待地向医生报告:6点半就开始痛了,5分钟一次!(俺自以为离生的时间不远了)
医生说那待会到检查室检查一下吧。
兴冲冲地拿着垫巾去做检查,两分钟后垂头丧气地出来了:宫口只开了一两公分,离10公分开全的要求还早着呢,而且羊水也没破。。。
出来再也躺不住了,心想要改变策略了:到处走一走活动一下可能宫口会开得快些呢?
活动了好一排,已是半夜时分,痛得可简直没法忍受了,俺试了几种体位,发现站着比较容易忍受疼痛的过程,但是此时连站稳都是问题。俺只好把枕头垫在床头护栏上,痛的时候往护栏上一趴,头顶着枕头,撅着屁股,估计姿态那是相当地不雅,不过,俺还没有像那些娇嘀嘀的小准妈妈一样叫得哭天喊地,已经够有形象嘀咯。。。
俺痛得受不了,没得等生下命令,自己就揣着垫巾去检查室插队做了几次检查,结果总是令人失望,还是一两公分的程度,早着呢!人家三公分的都能进产房了,呜呜,俺娘啊,这得痛到几时才是头哇!
时间很快来到5点半,医生检查后终于开了金口:3床,快去拿BB的东西,可以进产房了。
俺一听如获大赦,仿佛一进产房就能马上见到这个在肚子折腾了我半夜的小家伙,赶紧下床准备去拿东西。脚刚沾地,新一轮的阵痛袭来,俺痛得往床柱上一巴,一步也挪不动,医生大叫:3床,你不要这个样子!快去拿东西进产房!
俺忍痛一瘸一拐地挪到检查室外取了东西,医生终于将俺带进了神密莫测的产房。。。。。
俺能看见的是两间大房,房间用玻璃窗隔开,每间三张产床,这床既高且窄,好像火车的中铺。医生指示:上床!俺暗叫:妈丫,俺挪步都困难,还要自己爬上去,哪里提得动腿?医生的命令就是圣旨,没人帮忙就得自己想办法,俺四下一张望,哦,床下有一半高木椅,应该就是上床之脚踏板鸟,于是——我爬我爬我爬爬爬,这怕是世上最难爬的床鸟!
借阵痛的间隙打量了一下其他两名舍友,都在小声吱吱哼哼,似乎也没有多痛的样子,怪事。产床没的护栏,为了止痛,俺立马就在床上找到了施力的工具——左右各一对把手,一看便知是为了给产妈生产时使力用的,俺两手一拉,呼,开始战斗吧
本以为一进产房就可以马上生产,结果医生只丢下一句:此人不必理会,宫口才开五、六公分。这下完了,几时才能生呢?墙上有个挂钟,俺想着,一般情况下一个钟头就能生下来,估计6点半应该差不离儿喽,耐心点吧。
阵痛愈发强起来了,伴随着的是一种极强的便意(当然不是真的大便喽,这要是一拉可就拉出一个BB来鸟),痛出的汗水立即打湿了身上的病号服,头发湿掉就不必说了,汗水还在源源不断地从额头流到眼睛里,此时除了抓紧把手咬紧牙关啥也做不了。 俺看两个舍友都矜持得很,于是不敢发出大声响来生怕被人耻笑,只能拼命让自己想着什么阵痛呼吸法转移对疼痛的注意力,不过很快这一招就失效鸟,当更强一度的阵痛袭来时,俺终于失声哀号——NND扮什么矜持,人都快痛死了还怕丢脸?咱豁出去了!
这一来可好,俺这厢一号,那厢两位同志也深受感染,尤其是我旁边那位,跟我比赛着号哭起来,于是产房里哀号声开始此起彼伏。正当邻床同胞在号哭时,一医生气极败坏地从隔壁产房跑进来:叫什么叫不许叫了!生小孩能不痛么?等下叫得你没力了看怎么生要!一句话撂下又赶紧跑回去忙活。活活,幸好俺当时还没到痛的时候,不然可得一起挨骂鸟
时间很快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地过去,持续了两个钟头的哭号,俺终于被多名医生关注了:
“这床是怎么回事?”
“宫口六公分,还没破水”(娘啊,敢情这两个钟我白痛了,宫口几乎一点儿都没再开!)
(怜悯地)“给她人工破一下水吧”
一医生拿了个小东西往我身下扎了几下,随着一股热流涌出俺的心一下子宽了下来:这下可没不会那么痛了吧?医生举了张协议书到我眼前:签个字吧,泰国第三代试管婴儿!刚才给你人工破水了。俺想:这时候只要能不让俺痛,就是生死状俺都立马签!
邻床同志是二胎,近8点时宫口已经开全,一医生提着包手术用品过来,刷刷两下将东西给自己和产妇披挂停当,立即开始接生。
俺第一次观看接生过程,而且是如此近距离,一刹那简直忘记了身上还在阵痛。不到5分钟,一个BB就很痛快地被医生接了出来,首先是接负压管,把BB喉咙里的粘液给吸出来,很快就听到了“呱呱”的哭声。然后用专用的毛巾将BB身上的液体和血擦干净。产妇迫不急待地问道:男孩女孩?医生将BB的小屁屁举到产妇面前,问:你自己看看是男孩女孩?“男孩”产妇答道。程序完成,一个助手将BB用小毛巾被包住,加上一套小衣服和一张尿不湿,一起称重,然后减去0.3KG的皮重,得到的净重将写在BB的手腕带上。 完了产妇还问了医生一个问题:我什么时候可以结扎丫?医生如何回答在此不表,俺要说的是当时俺也是同样的念头:生完就结扎!打死也不再生啦!
别人都生了,俺这心里别提多急了,天色大亮,不用看钟都能知道熬了一个晚上。便意太强烈了,俺忍不住向每一个进去产房的医生大叫:医生!我想大便!(呵呵,这可是医院的行话)不管是哪个医生回答都一样:忍着!还不能用力!
人有三急况且都难忍,更何况是一个BB要钻出来,俺简直有点绝望地连哭带号时,一名医生地来训斥:不能这样叫喔!等下没力气生喔!俺心里不知怎的想回这么一句:“我有力,我昨晚吃得好饱!”不过这句话俺没说出来,因为痛得已经张不开嘴了。这时候身上的肌肉基本不受大脑控制了,腹肌不断地在向下施压,想把肚子里的小东西挤出来。给邻床接生的医生给我检查了宫口,终于说出了俺一直想听到的话:嗯,你也快啦!
乌啦!
没等高兴完,发现情况又不对了,已是早上近8点,医生护士好像都在交班了,产房里又开始空无一人,俺躺在床上,感觉自已孤独万分,开始胡思乱想起来:这时候如果死掉,有没有人知道呢?
8点钟,峰回路转。一医生进来又检查了俺的宫口,满意地说:好了,想大便么?你痛的时候用力就行了,那就是小孩!说完医生就自顾忙活去了。
不是吧?要我自己生?!先不管了,反正已经得令,自己去努力吧!
用力~~~~~~~~用力~~~~~~~用力~~~~~~~~
15分钟以后,几名医护人员终于姗姗来迟,几个人一看俺的情况倒吸一口冷气“哎呀怎么样啦”,一人扬头向隔壁产房叫道:3床需要助产~~!
一人终于提着生产用具过来,和邻床一样把我披挂停当,正式开始。
医生先给俺扎了针麻醉药,之后让俺跟着指示一步步使劲,到了那时候已经不知道还有没有在痛了,只是顺着医生的指示:用力、停止、再用力、再停止。。。。大约用力三、四次后,医生的口号就变成了:用力、用力、再用、再用~~~~俺憋足了最后一口气,在力气将尽之时,终于感觉一块热乎乎的东西冲破屏障,像是从一个大水袋子往外“哗啦”一倒——汹汹暖流喷涌而出!随着医生一声“好!”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,什么感觉也没有了。
吸出了粘液后,果果的哭声张牙舞爪地响起来,别提多有劲儿了,一点儿都不像刚出生的BB在哭。“这家伙,肺活量真好”,俺软绵绵地躺在床上,心里有几许安慰。这个时候,脑袋里压根儿就没想起问医生果果的性别。医生照程序将果果的小屁屁托到我面前问:男孩女孩。“女孩!”,俺心想:俺根本不关心果果是男是女,俺只看看果果长得啥样呢。可惜医生没给俺机会,将果果抱走称重去了。
医生再次回来:给你缝针喔,可能有点痛,不过有麻药应该还好。俺有气无力地答了声好。把眼睛一动不动地挂在11点方向——那里躺着俺的果果,手舞足蹈地大声“呱呱”个不停,盖住了其他BB小猫一样地哭声。
俺很想大一场庆祝一下果果的降生,不过哭不出来,也没这力气了。
缝针进行了20分钟,感觉自己好像是一块破布重新被接成一整块,身上遍布针眼。有一些些刺痛,但比起生之前的阵痛,太小儿科了。
产后要在产房观察两小时,除了盯着果果,没别的事可做。果果精力充沛地一直呱呱个不停,终于有一个护士走过去瞧了瞧:“哟,这BB头可真大!”俺心想可不是么,俺被这小脑袋整得多苦哇。护士把果果抱到俺面前:来,让妈妈看看!俺一眼看到果果撅着的小嘴,禁不住向护士发出一声感叹:“啊!跟我老公长得一模一样!”


七斤四两,大脑瓜子,和之前孕检出的结果(体重偏小,头围偏小)完全不同!害我白担心了十个月哇!

准妈妈们不用害怕,医学介绍上说了,BB在出生时会分泌出一种物质,将使妈妈们在产后迅速忘记生产时的疼痛,其用意是让妈妈们更爱自己的宝宝 。。。不信等你生完了试试回想一下:“当初的阵痛是怎样的啊?”保证你除了能记得“很痛”之外,根本想不起来是个啥痛法。。。

可怜啊,为什么要公布这样的科研结果捏?到了今天,每当果妈一副功臣的模样给果爹进行生BB之忆苦教育时,果爹就会不屑地说:“切!科学家都说了:那时的阵痛你早就不记得啦!”

呜呜~~~~~~真的很痛哇!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

Tags:

Leave a Reply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