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后为大 我们需要试管婴儿

9月 12

 “无后为大”

  只要在不孕不育症门诊呆上一会儿,就不难体察中国人“求子心切”的心情。“有80%的不孕症患者是流着眼泪来到这里的。治疗有效的高兴得流泪,治疗无效的着急得流泪。”刘嘉茵说。几乎每天,她都是在这样的氛围中忙碌着。

  在中国,“无后为大”的传统观念依然根深蒂固,一些女性患者因为不孕,在家庭中地位很低,有的甚至四处举债来做试管婴儿。这使得辅助生殖技术又多了特殊的含义。说起来不孕症不像癌症那么可怕,但它的伤害性却非同寻常,它不仅造成个人痛苦,而且常常波及夫妇感情、家庭稳定,使一些问题从医学领域延伸到社会范围。

  近年的专业性统计表明,在育龄期夫妇中约有10%—15%对夫妇存在不育,由于男性因素造成的不育占30%,女性因素占60%,男女双方因素为10%。随着环境污染等诸多因素的影响,不孕不育的比例还可能继续升高。有报道说,目前在我国2·3亿育龄夫妇中,存在生育问题的夫妇正以每年40万对的速度增加。因此,辅助生殖技术不仅有必要存在而且应该不断发展。

  并非万能

  技术的进步仅仅是一个前提,如何恰当地应用这些技术才是关键。刘嘉茵认为,作为治疗不孕症的手段,任何一种试管婴儿技术都有严格的适应症,要经过仔细检查,确定是否需要做以及怎样做。这是专业医生必须坚持的原则。

  她说,有些不孕症患者往往不计一切后果,张口就央求做试管婴儿。对医生来说,面临的决不仅仅是技术问题。由于辅助生殖技术涉及到每个就医者及其家庭的切身利益,包括法律、伦理、健康、经济诸方面,它的应用比技术本身要复杂得多。医生除了要严格执行国家规定,还有责任为患者选择最适合他们的方案,即最接近自然孕育、最少人为干预、最少法律和伦理纠纷、最经济的方案。

  另外,医生有责任告诉就医者,生育是人类繁衍的自然生理过程,除非特别困难的病人,一般情况下都应该追求自然孕育。辅助生殖技术毕竟是非自然的、外在干预性的、有创伤的、不得已而为之的,它仅是为了帮助病人解决病痛,因此不论再有多少的试管婴儿技术被发明,也只应该作为一种弥补性的生育措施,决不可以冲击自然生育。患者也应该了解,不孕症的病因是非常复杂的,在不孕症的人群中,只有3%—5%的人需要做试管婴儿。再者,试管婴儿技术也不是治疗不孕症的惟一手段。



Tags:

Leave a Reply

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.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